第1798章 武道余孽

    “这是你逼我的!”

 

    已经被压到半跪下去的离昴猛地咬牙,七窍齐齐涌出欢快血流,“冰莲降世!”

 

    一朵圣洁冰莲飘然落下,紧贴在拳头上面紧接着是第二朵、第三朵……

 

    成千上万朵晶莹莲花在半空中汇聚成一朵巨大的白莲,散发出冰冷彻骨的寒意。

 

    他脚步交错,向后猛退十几步,却还是没有脱离白色莲花的笼罩范围。

 

    轰!

 

    冷与热在他身体周围剧烈交织对冲,爆发出一团团狂暴气流。

 

    远处渝宛已经惊呆了。

 

    天空中突然降下的雪花,骤降的温度,让她不由自主打了好几个喷嚏,但随着那朵巨型冰莲的出现,她几乎失去了自主行动与思考的能力。

 

    旁边几个保镖长期跟随在渝业成身旁,倒是识得眼前异像的来历,顿时大惊失色,再也顾不得自家小姐的心情,扑过去粗暴地将她往车里推。

 

    渝宛这时候也没了之前的脾气,乖乖顺着保镖指挥钻进车内,又哆哆嗦嗦系好安全带。

 

    “寒冰离昴来了,最快速度撤离!”

 

    领头的保镖刚说完,额头正中突然粘上一朵冰莲,迅速化作厚厚冰层,将他整个头颅包裹在内。

 

    噗通!

 

    刚刚打开驾驶室车门的保镖失去生命气息,冻得僵硬的尸体直挺挺摔倒下来,卡在车座与方向盘中间。

 

    车外两个保镖保持着拉车门的姿势,却已经冻成两座冰雕。

 

    副驾驶位置上,渝宛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在几秒钟内发生,喉咙里一股寒气卡在那里,咯咯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

    她此时后悔万分,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去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。

 

    他狠狠击出一拳,将贴近过来的冰莲迫开一段距离,发现它并没有继续攻击,而是停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

    “几个小虫子竟然想趁乱逃跑……这下安静了。”

 

    离昴伸手一抹脸,鲜血淋漓的面孔在暗淡月光下显得狰狞可怖,“下面就到了正餐时间,让我都感到很惊讶的……武者!”

 

    他眯起眼睛,慢慢摩挲着发烫的手指,面色愈发凝重起来。

 

    离昴接着说道,“你要是能把所学武技和盘托出交出来,我倒是可以考虑免你一死。”

 

    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 

    见到他沉默不语,离昴低沉笑了起来,“我曾经见过太多像你这样不知好歹的武夫,你知道他们最后都怎么样了吗?”

 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他双腿微微分开,一前一后,摆出随时可以暴起发难的姿势。

 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是……”离昴猛地向下挥砍手臂,巨型冰莲呼啸落下。

 

    “死得不能再死!”

 

    而离昴本人则握紧霜雪之刃,闪电般出现在他的身前。

 

    轰!

 

    “寻山!”

 

    “入山!”

 

    “开山!”

 

    “破山!”

 

    “力可搬山,混沌归元!”

 

    他暴喝出声,接连轰出四拳,一拳比一拳暴烈,一拳比一拳疯狂。

 

    老山架打法共分四个大类,其下变化万千,拳、肘、肩、腰、膝、腿各个部位均可发力,所配合的招式更是变化丰富。

 

    但他只取最简单也是最粗暴的进步冲拳,凝练到几近液化的热流在体内轰然炸开,表现在外便是体表喷出大面积红色水雾,那是鲜血水分被蒸发后形成的蒸汽。

 

    嘭嘭嘭嘭!!!

 

    每一声巨响,冰莲就向后退出一截,大量碎屑掉落,到最后一下时,它再保持不住完整莲花的形态,哗的一下散落成无数冰晶。

 

    唰!

 

    在庞大拳压下,霜雪之刃高高飞起,远远掉在地面,弹了几下便一动不动。

 

    “搬山门,搬山拳!?”

 

    “这种威力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?”

 

    “他还是人吗!?”

 

    噗!

 

    一连串的念头在心中飞速闪过,离昴喷出一口血箭,身体踉踉跄跄向后摔倒,缩小到极致的瞳孔中映照出那个高速撞击过来的拳头。

 

    “冰雪……地牢!”

 

    一座高约三米的冰柱牢笼骤然出现,将离昴围在里面,他勉力坚持到牢笼成型,两眼一翻,顿时昏迷过去。

 

    轰!

 

    他重重一拳砸在组成牢笼的冰柱上,冰屑与鲜血同时飚飞,却并没有打破冰雪牢笼的防御。

 

    牢笼冰柱与冰柱之间有着两指宽的缝隙,他从地上捡起一颗生锈的螺钉,对准离昴咽喉屈指一弹。

 

    叮的一声脆响。

 

    螺钉精准命中两根冰柱之间的缝隙,被一层突然浮现的半透明物质拦截下来。

 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

 

    他呼出一口带着浓重血腥味道的气息,后退一步,拧腰转胯,又是重重一拳。

 

    轰!

 

    “一拳不行,那就两拳。”

 

    “两拳还不行,那就再多来几拳。”

 

    他一直牢记禄岳教他老山架时说过的话。

 

    要多练少说,少琢磨理论,因为能到理论层面的人都是埋头苦练几十年后的提炼,就你现在这个水平,想太多基本没用,还不如多运几遍气血,多打上一千次最简单的直拳,到真正练出来后就会发现,真正强大的不是拳法,而是人。

 

    轰轰轰轰轰!

 

    随着一拳接一拳砸在牢笼同一处位置,里面离昴的面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。

 

    直到最后咔嚓一声脆响。

 

    他一拳打穿冰柱。

 

    离昴口鼻中喷出乌黑的血液,整个人犹如干尸,失去了所有水分。

 

    他竟然在此时挣扎着抬起头,咬牙道,“你是,搬山门,武道余孽,你……竟然能……”

 

    噗!

 

    一句话还未说完,离昴口中再次涌出乌黑血水,脑袋一歪就此失去了生命迹象。

 

    随着离昴的死亡,原本牢不可破的冰雪地牢迅速瓦解,最后只剩下一片水渍融入地面。

 

    他措手不及,眼睁睁看着离昴咽下最后一口气,心中升起些许懊恼感觉。

 

    离昴刚才说了一句搬山余孽,短短几个字的半句话信息量非常巨大,但还没等从他那里再挖出来更多有用的信息,竟然就直接死了。

 

    搜索一番后,他在离昴身上翻找出一个存储器,还有几万块钱,其他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。

 

    眼睛四下搜索一圈,远处斜插在地上的冰晶短剑闪烁着淡淡光芒,他过去将它拿起,刚准备离开时忽然想起那边车里似乎还有一个活口。

 

    也不知道现在死了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