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0章 我最快乐的时候

    猫厂现在事业部太多了。

 

    卖出去一些合情合理。

 

    一方面是管理难度的增加,另一方面也符合林冬的反垄断策略。

 

    猫厂需要以身作则。

 

    我砍自己一刀,其他人都得跟着砍。

 

    不是砍我,是砍你们自己!

 

    猫厂给自家的外卖骑手和快递员交社保,带动了整个社会对此投以关注目光。

 

    然后推动了多部门联手发布《落实平台责任,维护骑手快递员权益的意见》,给外卖平台立下多条规矩,对保障骑手和快递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。

 

    这可不是随便发布出来玩的啊。

 

    矛头对准的是谁不言而喻。

 

    本来还在疯狂蚕食弟弟市场份额的团美,一下子就懵逼了。

 

    或许有人会说,不就是交个社保吗?

 

    交社保才多点钱。

 

    人家猫厂都能交,凭什么你们不能交,而且这也不算是突然袭击吧,人家猫厂都已经做出表率了。

 

    说这话的人,实在太天真。

 

    团美送货的骑手分为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,众包为散工兼职模式,并无社保争议问题,但专送骑手是专门送团美订单的骑手,全时服务团美订单,目前用工关系上是与第三方外包公司签以劳务为主流的合同。

 

    数百万骑手,每年光是交社保就得上百亿。

 

    本来就不挣钱,靠融资亏本做市场,再拿出上百亿交社保——而且在兼管的环境下,还不能薅羊毛从骑手的工资里头扣。

 

    团美果断放弃了烧钱抢弟弟让出来的市场。

 

    它和弟弟一样,学着小喵出行老老实实的做市场和做服务。

 

    此外,前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。

 

    商都市发生了一起命案,受害人在搭乘网约车途中被害,遗体被找到的时候,身中多刀,场面“非常惨”。

 

    而这个网约车正是弟弟家的。

 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惨剧。

 

    道歉非常干脆利索,但是管理方面还是漏洞百出。

 

    以前还能说是人都有好坏,任何行业都有问题存在,不可能万无一失。

 

    但是小喵出行人家交了满分答卷。

 

    所以,大批的用户卸载了弟弟,改用小喵出行。

 

    小喵是贵了一点没错,车子数量也没弟弟多,可人家车内卫生,司机专业,服务态度好,最重要的是安全。

 

    多花点钱,总比送了命的好。

 

    猫厂也没落井下石,还是稳如老狗般的一如既往。

 

    按照林冬的要求,不在任何行业追求垄断。

 

    林冬甚至都考虑拆分猫厂。

 

    标准石油公司用了20年的时间终于成为了小果子最大的原油生产商,垄断了小果子95%的炼油能力、90%的输油能力、25%的原油产量,并将对小果子石油工业的垄断持续到1911年。

 

    洛克菲勒也因其在石油领域让人企及的地位被誉为“世界石油大王”。

 

    1911年5月15日,小果子最高法院判决,依据1890年的《谢尔曼反托拉斯法》,标准石油公司是一个垄断机构,应予拆散。根据这一判决,标准石油帝国被拆分为约37家地区性石油公司。

 

    林冬了解到这一案例后,就想着也把猫厂给拆了。

 

    当然,主动跑去说拆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

    得多神经病才能干出这种事。

 

    你能想象杰克或者波尼,主动发表声明,表示要把旗下几个事业群都拆分了吗。

 

    而且,拆分也并不是说把财富从垄断者手里夺走。

 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地方,私人财产不能轻易剥夺。

 

    不然世界就乱套了。

 

    所谓的拆分,其实也是强迫你卖掉。

 

    卖给谁也有讲究,不能左手倒右手,你一块钱卖给你儿子,那不叫拆分,那叫继承。

 

    甚至不能利益相关。

 

    你得能达到反垄断的目的才行。

 

    作弊的话,能罚的你怀疑人生。

 

    华夏的有些公司,早晚都得被拆分,不然铁定是下一个三星。

 

    只不过为了不造成混乱,一切都得慢慢来。

 

    所以,林冬并不排斥变卖猫厂的家产。

 

    卖光了才好呢。

 

    华视采访杰克的时候,他说:

 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碰过钱,我对钱没兴趣,因为我最快乐的时候,是一个月拿91元,是我当老师的时候。”

 

    如果有人采访林老爷,他也可以说:

 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从公司拿钱,我对钱没兴趣,因为我最快乐的时候,是吃着三胖哥从食堂打的糖醋排骨,是我当学生的时候。”

 

    一点毛病都没有。

 

    关于变卖家产,巫师老爷倒是想要设定一个限额。

 

    可惜,按照正常的商业活动,作为卖家,他似乎只能设定下限。

 

    也就是不能低于某个值。

 

    比如,无人鸡事业部不能低于五毛钱,游戏事业部不能低于两块钱。

 

    整个猫厂卖了,不能低于十块钱。

 

    郭佳爸爸有可能拿着八块钱来收购整个猫厂吗?

 

    把可卖名单交给韩妃子的时候,林冬还专门去拜了一下关老爷。

 

    别误会,他这一次不是让关老爷保佑自己。

 

    让一个财神爷保佑自己亏钱,这不是扯淡吗。

 

    所以他吸取了之前的教训,这一次请求关老爷保佑和猫厂谈判的对手们。

 

    让对手们发财吧。

 

    这样一来,自然就是猫厂吃亏了。

 

    俗话说,活人不会被尿憋死。

 

    换个思路,一切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

    可惜,设想是美好的,一如从前。

 

    结局总是让他有种蛋蛋的忧桑,不,这一次不只是蛋蛋了,直接就伤心太平洋。

 

    根据裴潜龙那边回馈的信息。

 

    郭嘉爸爸直接就对无人鸡事业部开出了五百亿美金的天价。

 

    还需要讨价还价吗?

 

    林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

    他其实是个逗比。

 

    孤儿院长大的他不得不让自己成为一个乐天派,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很快调整好自己。

 

    吃嘛嘛香。

 

    但这一次他真的开始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。

 

    知道华夏一定不会亏待猫厂,一定会给一个非常公道的价格,毕竟购买猫厂的资产,出发点就是为了解决猫厂的资金问题。

 

    银行无息贷款,那个不足以显示扶持的力度。

 

    毕竟,一个华芯市值六千亿,快相当于一千亿美金了,可华芯在芯片领域的成就和猫厂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

    喵芯用五年的时间,做到了华芯二十年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

    五百亿美金,就是爸爸的诚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