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七十二章 查尔斯

    说完那句话后,飞蛾在安娜的注视下真的开始行动了。

 

    几百位白化病孩童缓缓走入水中,只留一个脑袋在水面上。

 

    空中的飞蛾紧随其后,白色跟黑色的斑点覆盖了整个湖面。

 

    飞蛾煽动翅膀的声音逐渐形成某种特殊的低频旋律,湖水开始流动,那些飞蛾翅膀上的斑点如同活了一般,开始彼此排成一团圆形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密集斑点图案。

 

    当这个由斑点形成的怪异图案开始缓缓转动的时候,整湖水失去了它应该有的颜色,只剩下黑与白。

 

    似乎因为要专注的原因,此时被飞蛾控制的其他人此时也恢复了意志。

 

    可面对这难以描述的场面,他们本能地恐惧向着洞里钻去,想要远离这个地方。

 

    可钻出去没多久就被赶了回来,因为此时外面的攻打的人已经冲进来了。

 

    安娜如同看戏般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心中胡乱猜测着,到底是那些飞蛾是真身,还是那些孩子是真身。

 

    当洞口处传来稀稀拉拉的脚步声时,整个湖面重新回归平静。

 

    就在安娜刚要准备开口嘲讽几句的时候,一个六米长的巨型半腐烂的畸形断臂倒映在湖面的倒影当中。

 

    只存在于水面上的断臂看起来仿佛就如同一张薄纸片,可它确确实实的存在着。

 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黄色瞳孔从断肢的掌心长出,它眨了眨,看向了湖边震惊的女人。“安娜,是你吗??”

 

    当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安娜那长长的睫毛微微抖了抖,最终眨了下来,跟着它一同下来的还有眼眶中的泪珠。

 

    这熟悉的声音她很久没听过了,她刚要抬脚向前一步,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随着安娜一低头一抬头,眼神再次坚定起来。

 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你们装的很像,但是你骗不了我,你们召唤不了祂。”

 

    可面对着安娜的质疑,飞蛾却没有任何回应,所有白化孩子们在湖水中剧烈颤抖着,表情看起来十分的痛苦。

 

    他们的脑袋不断的挣扎,看起来似乎想要解除这不同寻常的召唤,可是现在的局面已经是他们做不了主了。

 

    “安娜,你在说什么?”

 

    随着查尔斯那疲惫但又略带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

    湖中漩涡卷起,在水流的带动下,湖面上的飞蛾还有水中的盲鱼迅速聚聚成团,血肉之间迅速黏连。

 

    最终它们形成了一只血肉模糊的触手,触手上还在不断增生着其他畸形器官。

 

    如同一堵墙的实质的气息瞬间盖在了所有人的心房之上。

 

    “哒哒哒~”牙齿碰撞声不断响起。

 

    面对这超出他们那些恢复意识的一幕,旅客们已经吓的彻底瘫在地上。

 

    雀斑女孩奥利维亚也在其中,望着水面上蠕动的血肉触手。

 

    彻底被恐惧占据的她张开嘴巴一边尖叫一边双手抱住脑袋,不断的向着角落里缩着。

 

    别说他们了,经历过各种怪异事情的弗坦信徒此时站在了安娜的身后。

 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穿着迷彩服的一大群抗着各种热武器的军人从外面冲了进来,跟着他们的还有一些身穿黑袍的家伙。

 

    这些人把几乎把整个溶洞都有快要挤满了,他们身上都有伤,看起来他们在外面的交战很激烈。

 

    可当他们进来看到这眼前的一切时,瞬间僵在原地。

 

    身穿特种兵作战服的大主教颤抖的掏出电话,让千里之外的破碎之神通过着照相机看到了一切。

 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飞蛾到底召唤了什么?先动手试探,飞蛾今天必须死在这里。”

 

    “明白!”巨大的火箭弹指向来那些困着在召唤仪式中的白化孩童们。

 

    可随着那巨大的触手微微一抖,整个昏暗的溶洞瞬间一亮,整个山瞬间割裂成两半,洁白的月光洒在了湖面上。

 

    被劈成两半的不止是山,还有那些人,几百号人在这瞬间悄无声息的撕裂成两般,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

 

    血液从尸体下缓缓渗出,最终滴到湖水中,最终将整个湖面彻底染红。

 

    这一幕震撼了在场的活下来的所有人,之前警惕的挡在安娜前面的弗坦信徒们此时眼中充满了狂热,忽然齐刷刷的跪倒在地,“大能者万岁!!”

 

    “安娜,好久不见了,我真的好想你的。”触手身上几十张嘴巴缓缓张来说到,语气中充满着对她的爱意。

 

    安娜缓缓的从人群中走过,踏上了已经变成血肉色的湖面。

 

    本应该是液体的水面,此刻却如同红地毯般,托着她缓缓前进。

 

    当来到那巨大的触手面前事,安娜忽然如同疯了般,对着触手疯狂的拳打脚踢,发泄着心中的不满。

 

    “你这个自私的王八蛋!!什么事情从来都只考虑你自己,你什么事情为我考虑过!”

 

    “为了你,我改变了那么多,我付出了那么多,可你对我的报答是什么!把我扔在地表?!”

 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死,怎么不去死啊!!”

 

    两只手掌从触手中长出,并且越伸越长最终把歇斯底里的安娜轻轻抱住。“抱歉,我的爱人。”

 

    安娜用力挣脱开,如同猎豹般扑到触手上大口的啃咬起来。

 

    单靠撕咬都仿佛无法减弱自己心中的愤怒,安娜甚至用腐炎灼烧着查尔斯的血肉。

 

    但是绿色的火焰仅仅只是烧穿了表面就熄灭了。

 

    安娜撕咬的皮肉逐渐变成一张血肉模糊的嘴,向着她吻来,安娜企图挣扎,但是却被触手缠住身体。

 

    激烈挣扎的安娜最终越来越慢,最终抱着巨大的触手啃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远处的其他人震惊的看着远处的一幕,他们的脑子在这一刻仿佛当机了。

 

    当发泄的差不多了,安娜把口中的血淋淋的舌头一吐,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东西。“现在马上把我送回去!”

 

    触手上的七八张嘴巴缓缓开口,“抱歉,安娜,我不能把你放回去,第一,你在地表比在地海安全太多,我想让你远离危险。”

 

    “第二则是因为我现在也在地表。”

 

    “放屁!你在地表,那我怎么没看到你?”